夏羊黄黑一生推

【蔺靖】机中锦字(点梗&给yan的配文)

真心好。

欣桦:


本文一举三得:


1. 给 @Yan 这幅画配文,第一次看到就被惊艳到,过了这么久终于写出来了,炎炎保持好心情,期待你的不断产出哟~


2.@殊途同归 的点梗,lo上好多个同名的人,不敢随便艾特……


3.就是满足我自己一直以来的小愿望啦~本文题目“机中锦字”出自“机中锦字论长恨”,但追根溯源,这个典故是说“璇玑图”,也就是回文诗,正读反读都能读通。


现代文的话,严格的回文是做不到了,所以这篇是“不严格”的回文:从第一句读到最后一句是一种读法,从最后一句开始倒着读到第一句也能读通。


正着读是倒叙,可以理解为蔺阁主的回忆;倒着读是正叙,从头到尾讲述他们俩的故事。大家有空的话,不妨正读一遍反读一遍,看是不是一个感觉(不是更好。


BGM仍然是《好梦如旧》,下划线的那句是原歌词。我觉得听着这首歌,我还能再写几篇玻璃……


---------------------------------------


画图省识春风面,曾是惊鸿照影来*。




琅琊阁书库包罗万象,却独独没有梁武帝的只字片言,唯余一幅栩栩如生的画像。


旁门左道的轶闻也好,宣于天下的正史也罢,一张纸也未曾遗留。


新帝继位后,阁主蔺晨便命令,将所有有关先帝萧景琰的文字,全部移入自己的私室收藏,而把自己为先帝画的遗像放入书库。


琅琊阁代代相传的规矩,历任阁主的私室所藏,将成为他们死后的陪葬。




蔺晨自负一身医术、神鬼手段,却偏偏对这两个人回天无力。


梅长苏与萧景琰。


先是至交,后是挚爱。


将军死沙场,天子亡宫门。


萧景琰心口中箭,乌木箭杆上鎏着他亲手题写的金字:“祺”——他收养的皇长子,祺王萧庭生。


蔺晨按着怀中人致命的伤口,那人温热的血粘在他手上,很快在晨风中变得冰凉。


萧景琰做皇帝太久,终于忘了怎么流泪,只觉得眼睛干涩得厉害;用尽全身力气,也只是耳语般吐出几个字:“你怎么来了。”


蔺晨到得不早不迟,恰好赶上最后一面。


晨光熹微,晓风残月,正是别离时候。




蔺晨以为已经传过去的信,萧景琰一封也没有收到。


鸽子再灵性,也不过是禽兽;论起心机,哪里斗得过人。


萧景琰于是以为他们终于相忘江湖;江湖上的浪子,迟早会放下庙堂上的君王。


毕竟他们给彼此的上一封信,已只有“安好勿念”四个字。


昔日有万语千言,如今多写一字,也不知该如何落笔。


蔺晨写信示警时,将各种端倪消息一一细细道来,最后却只加了半句私话:“琅琊阁上下,听君调用;万勿以千金之躯轻涉险境,贻我之忧。”


萧景琰一颗诚心一腔热血,可以做个好皇帝,却不可能长长久久地做好皇帝。


蔺晨不是不愿做萧景琰的耳目,可他不能,萧景琰也绝不会同意;一旦做了,蔺晨便不再是蔺晨。


以书信告知萧景琰,有人正图谋大事——蔺晨当时想,这就够了;但他终究不是神仙,算不尽天下事。




这段相思到底值不值得,谁也说不清;可情之一字,身不由己,心不由己。


他们同享的欢愉太短,每一刻都是浮生中艰难偷得。


捱过经年相思,偶得一夜温存;城外古寺寒钟一响,小舟里春梦不再。


两人无言相顾,舟外有马蹄催促,便是有话,也来不及再说。


蔺晨不愿问,你能不能不做这个皇帝。


萧景琰不能问,你可否长住金陵。


桌上孤烛清冷,照不亮雪夜;唇舌间气息温热,暖不了人心。


爱和占有间界限有多细瘦,是否小过眉峰里藏墨暗钩。


有些事不可问,有些话不能说;若是问了说了,也许一切便到头了。




对萧景琰的倔强执着,蔺晨从来是又爱又恨;蔺晨的自由洒脱,也让萧景琰又倾慕又无奈。


他们都觉得对方像个孩子,不论对方做什么,自己都愿意包容。


蔺晨心系长空,愿天下任我翱翔;萧景琰胸怀黎民,望苍生温饱太平——对错高低,得失利弊,谁能说得清楚。


皇帝有皇帝的无可奈何,不得不封后纳妃,蔺晨什么都懂,所以并不在乎。


蔺晨终究是江湖人,留不住便是留不住,萧景琰心里明白,也不出言阻拦。


萧景琰即位之日,便是蔺晨离京之时。


经不起执手相离,只好不告而别。




蔺晨看不得萧景琰在他眼前落泪。


他平时总说,美人有十态,含露带雨为第一;然而凡事皆有例外,萧景琰便是他的例外。


眼见萧景琰泪下,蔺晨只有放软口气,再细心吻去那点泪痕;舌尖上亦苦亦甜,其中滋味,会心人自知之。


萧景琰眼圈一红,蔺晨就知道自己输了。


自见了梅长苏遗体,萧景琰以为自己已无泪可流,可被蔺晨几句话一呛,心中的难过委屈竟再也忍不住。


蔺晨说:“梅长苏不要命,一半为国事朝局,一半是为自己和至亲洗雪冤名;你这样不要命,难道想给他殉葬不成?”


而萧景琰其实不过是郁结在心,劳累过度。


蔺晨自认是个脾气极好的大夫,行医多年,头一次对病人大发脾气,那病人便是萧景琰。




对于梅长苏的死,萧景琰不是真的怨蔺晨,他恨的是他自己。


蔺晨那时就知道,萧景琰的疏远,全是伤痛过度的不敢面对。


萧景琰不是冷落蔺晨,而是仿佛忘了他、不认识他、如洪水猛兽一般躲着他。


彼时蔺晨受了梅长苏临终所托,留意相助太子顺利登基;然而梅长苏去后,蔺晨只在林氏祠堂匆匆见过萧景琰一面,劈面相遇,太子连眼神都忙忙避开。


梅长苏一口棺木,差点成为萧景琰与蔺晨之间的天堑鸿沟;幸而蔺晨心思清明,没因那人的疏离冷了心肠。




谁都以为他们在金陵是初见,但其实,那不过是久别重逢。


萧景琰曾经笑说,在外征战多年,交了一个神龙似的朋友,连姓名也不知,却实在投缘,也是奇遇。


蔺晨见首不见尾,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萧景琰终于习以为常。


后来发展到,萧景琰在营中一番巡查,回去后发现帅帐里军榻上多了一个人,也只不动声色地叫列战英再拿条毯子来。


蔺晨总是喜欢出其不意,说这才是用兵之道,靖王殿下该懂得欣赏,不该惊讶。


萧景琰第一次被蔺晨所惊,是发现自己案头多了一枝桃花,正压在他新誊好的奏章下面,还有张纸条:“我欲赠君一枝春,请君受之万勿辞”。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瑶。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蔺晨第一次被萧景琰所惊,是见他立在桃花树下,东风有意,吹落英如雨,拂了一身还满。




人生若只如初见,今朝都到眼前来**。


(End.)


*集句,第一句出自杜甫的《咏怀古迹》:“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月夜魂”;第二句出自陆游的《沈园》:“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集句,第一句是纳兰著名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第二句出自元稹的《遣悲怀》:“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来”。 


------------------------------------------


别忘了这篇是“回文”,有空的话,试着从最后一句往上读着试试~


终于完成了这项文字游戏,很好玩啊!

评论

热度(94)

  1. 岁晚欣桦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要转载私藏!太棒!图也棒!
  2. 嗷呜嗷呜嗷呜~欣桦 转载了此文字
    好赞!!!不过,真的好虐(ಥ_ಥ)
  3. 夏羊黄黑一生推欣桦 转载了此文字
    真心好。
  4. 天明欣桦 转载了此文字
  5. 坛坛坛坛坛欣桦 转载了此文字
    卧槽……大大太厉害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