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羊黄黑一生推

一个无意义对话

我是如此爱你

火柴人儿跳楼啦:

“你知道我是在什么时候确定自己爱上了你,而不仅仅是某种新鲜感、刺激感和性方面的躁动作祟?”


“什么时候?”


“有一晚,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们并肩站在颁奖台上。但是没有欢呼,没有掌声,我们的脖子也没有挂着奖牌。甚至于没有哪怕一个球迷或工作人员。只有我们俩。


“而你也并不像是一个冠军运动员了。你的腰不再直挺,你的头发掺着花白,你戴上了老花镜。就连你的脸也称不上英俊了,事实上,你老得像颗丑兮兮的核桃。


“我呢?我依然年轻,依然强壮。我最多算是中午的太阳,而你已经在缓缓西沉了。


“可是。


“我还是想吻你。”

评论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