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羊黄黑一生推

[亮宇/凯千]易燃易爆炸

没忍住又看了一遍
这篇太好了
不知心意时的肆意挥霍飞扬洒脱都变成了他面前的小心翼翼亦步亦趋
已经用最大的努力劝自己不要勉强
所以欲言又止 所以沉默 所以微笑
所以经年寂寥

余半夏:

*《这!就是街舞》衍生,主亮宇,少量凯千,极少量好桃


*灵魂伴侣梗,9k+一发完,前妻前女友提及,全篇瞎扯,严禁上升!


*灵魂伴侣:借梗。在某个特定的时刻手腕上会浮现出灵魂伴侣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灵魂伴侣可能非双向。


*被屏了两次了,深更半夜再重发一次,看不看的到随缘,如果实在不行,我可能得搞我最烦的图链了……


*
在易烊千玺的眼神第三次“无意”地扫过韩宇裸/露的手腕时,韩宇终于还是没忍住。


他向胡浩亮眼神示意了一下排练室角落,胡浩亮点点头。他拖着脚步走到角落靠墙坐下,换掉后背湿透了的衣服,用毛巾胡乱地擦了擦汗,头发乱七八糟地翘着。


韩宇抬头瞥了一眼胡浩亮,他正热火朝天地和易燃装置的队友排练明天——托这个应该叫《这!就是熬夜》的节目的福应该叫今天了——上台要表演的舞,易燃装置的队内气氛好得出奇,他的缺席暂时没引起大家注意。他看了看坐在旁边沉默地看他们排练的易烊千玺,悄无声息地移了过去。


“队长。”易烊千玺明显在走神,被他突然开口吓了一跳,又因为熬到半夜,整个人一副反应不过来的样子懵懵地看着他,头发翘起一撮。每当这时候韩宇就忍不住想逗他,但现在他有别的事情想问。


“千玺,”韩宇挠了挠头,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这个领域太私/密了,总有种窥/探的冒犯感。他忍不住蹭了蹭手腕,左手手指不自然地搭在上面,声音越来越低,“那个,我想问你一下,我的句子……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易烊千玺下意识地否认,韩宇不为所动,眼神就差写俩字“不信”了。易烊千玺的唇越抿越紧,声音犹疑,“嗯……”


“我记得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好像不是这个?”韩宇没憋住,先他开口前说道。


“当然不是,”易烊千玺摇头,“不是这个问题。”


韩宇安静地、专注地等着他的答案,易烊千玺明显在犹豫,眼神从抗拒慢慢转到思虑。良久,他戳了戳自己的护腕,小声说,“我……”


“韩宇!”听到孙维君喊他韩宇忙站起来应声。易烊千玺还是低着头,但韩宇的耳朵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他欲言又止的话语。


“……我回头再和你说。”


然而过了一个星期,韩宇还是不知道自家小队长为什么对自己的句子那么感兴趣。


*


韩宇的句子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信息量中规中矩,没独特到一眼就能找出自己的灵魂伴侣,也比那些烂大街的词语幸运。


灵魂伴侣从有记载以来就为人们津津乐道,关于句子的研究层出不穷。人们骨子里终究还是有些对罗曼蒂克的幻想,所以尽管有不少研究表明灵魂伴侣最终缔结婚姻的概率并不高,政府更是再三强调灵魂伴侣不一定代表爱情意义,法律规定灵魂伴侣没有缔结婚姻的义务,恋爱仍旧自由,不需要太过看中这个标记,但人们对灵魂伴侣的热情仍是居高不下。


娱乐圈更是八卦的焦点,不可避免地走上了两个极端,有些句子含糊的大大方方公开调侃自己,有时甚至团队会借机炒一把,比如黄子韬的“错不了”、王俊凯的“谢谢”——后者甚至被评过娱乐圈最悲催句子NO.1,也有些保密工作做得严严实实几年如一日滴水不漏,常年是各大八卦博主盯着的对象。


比如易烊千玺。


在翻遍各种新闻八卦没有找出任何关于小队长句子的蛛丝马迹后,韩宇宣告放弃,把希望放在明天小队长来排练室的时候,并且在心里暗暗给自己鼓了鼓劲。


对于普通人来说没有明星那么多限制,除非句子太奇葩平时不会刻意去遮,护腕长年累月不摘连身边人都瞒得严严实实的更是少之又少。


但总有例外。


比如胡浩亮。


但事关灵魂伴侣的话题韩宇可以鼓起勇气和易烊千玺搭话,面对胡浩亮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


韩宇的句子是在他十五岁那年浮现在他手腕上的,黑色的字迹低调地排列在手腕内侧。他最开始看到的时候还很开心,彼时他还是个一心追梦心思单纯的街舞少年,甚至有些中二地觉得自己的句子和自己十分相配,很少用护腕去掩盖它。


“你的舞跳得挺好的。”


他炫耀一般地把手腕亮给胡浩亮看,眼角眉梢间是掩不住的得意,毕竟胡浩亮的手腕还是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而他终于有一项赶上了这个他一直崇拜着的师父。


“我女朋友一看就是个有眼光的人,”他迷之骄傲地说,“第一眼就能看出我多厉害。”


“那是当然。”胡浩亮专注地低头剥小龙虾,笑了笑。


——毕竟你一直都那么耀眼。


十六岁的韩宇离开武汉去上海,临走前特意去和胡浩亮告别。


那时他和胡浩亮的身高差飞速地缩小,胡浩亮颇为感慨地拍了拍他的肩,也没有多说什么,他本来就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三年下来和他混熟了韩宇不再像刚认识时那样腼腆,他的寡言少语却一如既往。


也就是那一天,韩宇敏锐地发现,他戴了护腕。


留意到他的眼神,胡浩亮不自然地动了动肩膀,说,“等我们下次见面,”他想了想,又说,“或者等你成年了吧……我有些话和你说。”


韩宇不明所以,眨了眨眼,“那你会把你的句子给我看吗?”


“会,”胡浩亮笑,“到时候就给你看。”


胡浩亮几乎没有骗过他,他是那种话少但言出必行的人,后来韩宇想想,那可能是他唯一一次对他食言。


他像一滴水融进大海一样一头扎进了光怪陆离的大上海。而等三年后胡浩亮到上海,韩宇带着女朋友去找他。其实胡浩亮待他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但韩宇就是敏锐地感觉,他变了。


他被自己最喜欢的师父疏远了。


为了证明这只是错觉他撒娇似的和他重提了当年的约定,结果胡浩亮第一次瞬间对他冷了脸。


“不行,”他摇头,语气几乎可以说是严肃,“对不起,韩宇,但是以后不要再提这个了。”


他后来就真的再也没提过这件事情,一次都没有。而胡浩亮的护腕也再也没从他的手腕上摘下过。他好奇得要命,又不敢再提,他好像从小就怕极了让胡浩亮失望这件事情,只敢暗戳戳地旁敲侧击。


有次他喝醉了,光怪陆离的酒吧灯光里,他迷迷糊糊地拽着胡浩亮,“你知道吗,”他眯起眼努力看清他,“其实佳佳的句子不是我。”


胡浩亮拿酒杯的手一抖,抿了一口酒咽下,“单向的灵魂伴侣也是存在的。”


“我知道,”他挠挠头,“但我总觉得……我小时候觉得我的句子挺特别的,一定特别好找,结果后来发现跟我说这句话的人还挺多的。”他喝得有点多,仰脸看着胡浩亮笑,“是不是我舞跳得太好了。”


“是你跳得太好了。”胡浩亮淡淡地说,“那你和佳佳……”


“我们要结婚了。”酒吧晃眼的灯光下他没看到胡浩亮那一瞬间的表情僵硬,“我想过了,我喜欢她,人活一辈子,不可能被一个不知道会不会出现的灵魂伴侣给限制吧?”


“而且我真的听到过好多人对我说这句话了……一次两次还激动一下,后来就觉得,我一辈子估计都会这样跳下去了,那得有多少人这么和我说啊。”


“而且,就算我找到了,也不一定就适合结婚吧?万一他是个男的呢?万一她比我大很多岁呢?万一我找到她的时候我已经老了呢?”


“未来的事情我不确定,但现在的事情我是肯定的,我喜欢佳佳,我想娶她。”


“哥你说呢?你觉得灵魂伴侣,”韩宇皱了皱眉,“你觉得靠谱吗?”


胡浩亮深深地呼了一口气,低声笑了笑,说,“不靠谱。”


他碰了碰韩宇的酒杯,冲他举杯示意了一下,一仰而尽。


“祝你幸福。”


*


他后来才发现自己的心里话全倒给了胡浩亮,但胡浩亮的话他却一句都没套出来。就像结婚以后过了很长时间,韩宇才意识到胡浩亮在躲他。


他再又一次约胡浩亮被用拙劣的借口(但这也不能怪亮亮,韩宇想,他已经尽力了)拒绝以后,第一次不管不顾地去他住处堵他。


他真切的感觉到委屈。我做错什么了?他想,你不能因为我结婚了,就不要我了啊。


他和胡浩亮大吵了一架,虽然基本是他单方面地宣泄和胡浩亮的非暴力不合作,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个上海冬天的寒风,胡浩亮嘴抿得像是刀刻的雕像,直到韩宇偃旗息鼓,蔫蔫地等他回应,许久后胡浩亮才开口说。


“韩宇,我觉得你应该更关注你的家庭。”


韩宇几乎被他气笑了,“我的家庭和你之间有什么矛盾吗?”


“我可以替代你的家庭吗?”


韩宇莫名其妙,“你是我最重要的师父、最好的朋友,你和我的家庭一样重要,我爱她们,我也爱你啊,你们都是不可替代的。缺了你们哪一部分,我都不是现在的我了。”


胡浩亮还是不说话。“哥,”他伸手去拽他,“你别不要我行吗?我做错什么你跟我说,真的我……你知道我从小最怕的就是让你失望。”


“你没有,”胡浩亮好像放弃了什么一样慢慢地反握住他的手,说,“你从没让我失望。”


*


可是他总是让他失望。


总是。


*


12年韩宇彻彻底底地栽进了谷底,真切地体验了一把什么叫众叛亲离。他踩在娱乐圈的边缘摇摇欲坠,娱乐圈的诱惑太大了,他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完全的迷茫。


那年胡浩亮来找他,他和他诉苦,“我说过我不相信灵魂伴侣的。”


“可是,我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情况一点点变糟,到最后连我都忍不住想,会不会真的是因为她不是我的灵魂伴侣,最要命的是,我觉得她也是这么想的。”


“然后就真的彻底完蛋了。”


胡浩亮又给自己倒了杯酒,他转着酒杯却没有喝,韩宇又干了一杯酒,然后把话题转到了他身上。


“哥,你相信灵魂伴侣吗?”


他以前从不敢问这个问题,灵魂伴侣仿佛是胡浩亮的禁区,他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但他知道胡浩亮从不愿提及。他有时候也会悄悄地和朋友打听,但从没有得到过什么答案。


在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曾经遇到过什么人吗?你遇到你的灵魂伴侣了吗?她是什么样的人?她对你好吗?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


胡浩亮没说话,韩宇等了许久,久到他觉得这辈子他都不可能得到胡浩亮的回答了,自动将答案归给了“不相信”——毕竟若干年前还是胡浩亮亲口告诉他灵魂伴侣不靠谱让他下定了结婚的决心,他絮絮叨叨地把话题绕回了自己,“可是我还是不相信。”


很奇怪,他才23岁,却觉得自己心态已经苍老到失去了对浪漫的幻想,“我已经过了相信一见钟情的年纪了,而且所谓灵魂伴侣,不就是灵魂最契合的人吗?我才不相信以后会突然出现一个人,比你还和我合得来。”


“那为什么不会是我?”


韩宇愣了一下,“什么?”


“既然我们那么合得来,为什么不会是我?”


韩宇愣住了,他甚至分不清胡浩亮是不是在开玩笑。但酒精当真不是个好东西,脑子没反应过来话就溜了出来,“那不一样,你是我师父啊。”


——可是哪里不一样?


韩宇发现这是他第一次正视这个问题,师父就不能是伴侣吗?师父当然不能是……但是为什么?因为他是我师父……他是亮亮啊,他是比伴侣还要重要的……亮亮啊。


韩宇觉得自己脑子更转不过弯了,胡浩亮却突然低声笑了一下,他说,“韩宇,我相信。”


“什么?”


“我相信灵魂伴侣。”


韩宇噎住了,他张了张嘴,半晌终于找回了声音,“那,你找到她了吗?”


胡浩亮笑了。不知道是不是灯光和醉酒的原因,韩宇恍惚间觉得自己看到了万千星辰。


“我找到他了。”


韩宇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跌进了谷底,坠无可坠,在那瞬间他才明白,原来之前都不算什么,生活永远都是可以更糟的,你以为已经烂透了的时候它还可以再踩你一脚。


他喉咙干涩,张了张嘴发不出声音,他灌下一杯酒,冲他亮了亮杯底示意。


“那,祝你幸福。”


*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祝福灵验,反正胡浩亮那两年好像真挺幸福的。


韩宇觉得自己仿佛要分裂成两半,一部分替他高兴,一部分却堕入暗无天日的深渊,慢慢地被酸腐蚀,腐烂溃败。他开始躲胡浩亮,比胡浩亮当初躲他时有诚意多了,连借口都不找,电话不接消息不回。连胡浩亮帮他找的机会都拒绝掉,他最开始还感觉惴惴不安,慢慢连愧意都减少,反正你已经找到你的灵魂伴侣了啊,一个不成器的徒弟也没那么重要吧。


他是第一次见到胡浩亮气极的样子,他之前几乎没见过他大声说话,但真正让他浑身冷汗地惊醒的,是胡浩亮眼里分分明明的失望与恨铁不成钢。


韩宇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问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跳舞。


他在名利场上滚过一遭,跟头栽过苦头尝过,梦也追过爱过恨过,他孤身一人坠入万丈深渊,自作自受咎由自取。


但他敢坦坦荡荡地说,他不后悔。他想做的事情都试过了,他想走的路都闯过了。


——我还是想跳舞。


他用了五年从低谷里慢慢爬出来,原来没有什么是时间改变不了的,大厦倾倒也可以慢慢重建,坚如磐石牢不可摧也会慢慢风化碎裂。


胡浩亮恢复单身的时候他陪他喝酒,他有一肚子话想说,她是你的灵魂伴侣吗?灵魂伴侣也会分开吗?你还相信灵魂伴侣吗?你……


你还有我呢。


可是胡浩亮看上去真的很难过,于是韩宇一句话也没敢多说,沉默地陪他喝了一晚上,再把醉的神志不清的胡浩亮送回他家,帮他擦洗、换衣服,夜幕四合万籁俱寂,他安静地看着平稳地躺在他面前陷入沉睡的胡浩亮,想,没关系,他还有的是时间。


他们还有很长的路可以一起走。


*


17年两起网综几乎同时在圈子里招人,他几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优酷,一杯咖啡的时间就敲定了合作,被派来游说的工作人员也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半开玩笑地说,“听说搞定了亮亮老师韩宇老师就会一起来,原来是真的啊。”


他其实原本对这个网综没抱什么希望,街舞推广那么多年,央视的平台都上过不少,总不可能靠一个综艺就大红大紫,更何况娱乐圈的事情他们又不是一无所知,谁也不愿意积累了那么多年的名声去一个综艺上给徒有其表的爱豆当炮灰。但他那么多年没和亮亮一起跳舞了,三个月的集训对他诱惑太大。


然而谁都没想到整个节目堪比总决赛的高潮会早早地出现在海选阶段。


街舞是个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混出名堂的基本都认识,八卦也七拐八扭的传。节目组最初的四百人就是筛选过的,海选的时候现场基本坐了小半个街舞圈子。


所以当杨文昊那个被大家调侃了不知道多少年的gay里gay气的句子突然被黄子韬一字不差地说出来时,现场所有人鸦雀无声了足足五秒,而后全场沸腾,欢呼震天。


黄子韬不明所以地看了一眼导演组,工作人员也一脸茫然,好在黄子韬出道多年综艺老江湖,顺势冲已经high翻了的选手们喊,“是大神吗?”


“是!”


杨文昊在全场起哄中压了压帽檐走到表演区和黄子韬握手撞肩,黄子韬半开玩笑地说,“别让我的感觉错了啊。”


一身白衣的杨文昊回头冲他笑了一下,“错不了。”


——于是这下连黄子韬也明白发生什么了。


坐在旁边吃瓜围观的韩宇看着杨文昊都已经拿了毛巾走远了又被黄子韬叫回来,黏黏糊糊地耍赖要拉勾到时候一定要选自己的战队,下意识眼神想找胡浩亮,然后想起胡浩亮去了易烊千玺队海选,前几天就已经录完了。


有什么了不起的,韩宇想,亮亮来节目组之前就已经答应和我一个战队了。


*


“我开始相信灵魂伴侣了。”韩宇说。胡浩亮听言愣了一下。


“受什么刺激了你。”


“你看杨文昊和黄子韬。他俩才认识多久,林梦那天和我说他俩腻歪的程度都快超过我俩了。”


胡浩亮没接话,韩宇百无聊赖地盯着自己手腕看,那行字低调安静地伏在他手腕内侧,他记得他曾经看过一篇新闻,说有研究表明句子字迹的风格和灵魂伴侣的性格相近。


“你说千玺为什么对我的句子那么感兴趣?”


“不知道,”胡浩亮认真地想了一会,摇摇头,“想不出。”


韩宇刚想开口,手机却“叮咚”一声微信提示音,他划开屏幕,“千玺”两个字后面跟了个鲜艳的“1”。


“我们俩的句子是一样的。”


……缘分真是妙不可言,让人只想打一句“666”。


“这么巧的吗?”韩宇挠挠头,挺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和易烊千玺的手腕。找到一个没人也没摄像头的地方实在太不容易了,但易烊千玺还是迅速地把胶布贴上又用护腕遮好。


但总归是有所不同的,虽说词句一模一样,但千玺的句子明显张扬得多,同样的语句韩宇的能潜藏在手腕内侧,千玺的就爬满了整个手腕。


“我是觉得我们俩特别有缘分,”易烊千玺笑了一下。常有人说他是一个相对娱乐圈来说过于严肃的人,幸好有一对梨涡,不动声色地出卖了他那浅到难以察觉的笑容。“毕竟灵魂伴侣在一起的概率都不算大,我居然能遇到一个和我的句子一模一样的人。”


“那我们俩也都挺倒霉的,”韩宇半开玩笑地说,“千玺你那么优秀,听到这句话的次数估计比我还多吧。”


“其实我真的挺想找到他的,”韩宇沉默了会,闭了闭眼睛说,“但是太难了,和我说过这句话的人那么多,却没有一个人肯接纳我。”他耸了耸肩,“反正我已经不再相信灵魂伴侣了……我还是更相信看得见抓得着的感情。”


“我没有。”易烊千玺眨了眨眼。韩宇愣住了,反应过来以后脑内弹幕刷刷刷地滚过,从“卧槽卧槽队长刚刚说了啥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到“天呐队长已经找到灵魂伴侣了同句不同命啊”到“队长是不是还未成年能谈恋爱吗”,表情估计也是异彩纷呈,易烊千玺被他逗笑了,看着他眼睛点了点头,肯定了他没说出口的疑问。


“那,”韩宇愣愣地开口,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处于一种极度的震惊中,感觉所有行为都没过脑子,“你回答了他什么?”


话一出口他就想咬掉自己舌头,刚想解释,易烊千玺眼珠转了转,慢慢地说,“谢谢。”


“我回答他,谢谢。”


哦。韩宇点了点头。


……


???


韩宇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他的表情从茫然到惊恐,脑内弹幕刷得飞速都快过载了,易烊千玺仍是看着他点了点头,强忍笑意,却还是被梨涡毫不留情地出卖。


“他……”韩宇强迫自己吞回所有的声音,CPU从过载发热到一点点地凉透不过几分钟时间,万千语句堵在喉咙,最后只憋出一句,“他知道吗?”


“他不知道。”千玺的表情丝毫未变,眼神温柔,梨涡清浅,声音平静,仿佛在叙述太阳是从东边升起的一样理所当然毋庸置疑的事实。


“他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


那天晚上韩宇想了很多。


他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坐起来看着胡浩亮床的方向发呆。亮亮的呼吸平稳绵长,仿佛吹在他心里。慢慢地他觉得房间里也待不下去了,尽量轻地换了衣服,摸了手机和耳机出了门。


于是大半夜地他觉得自己像个傻X一样蹲在楼下蹭着信号不太好的网卡得要死的看某中国最火少年组合的视频。


他以前很少关注易烊千玺,当然不会想到他那万年不摘的护腕下藏了一句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句子,更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会和他亲近到一起讨论句子的地步。他从易烊千玺还没出道的视频开始看,然后发现实在是太多了几天几夜估计也补不完转而挑着看,重点把他的小队长和他的小队长的队长所有提及过句子的视频都看了一遍。


“他为什么没有想过可能是你?”


“他一直以为我们俩第一次相遇是在公司,那时候我和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好我叫易烊千玺’。


“但其实不是的,我们在进公司的前一年参加过同一个选秀节目,那时候我们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就只说了那么一句话。


“他应该是忘记了。”


韩宇刷到王源和王俊凯爆料千玺是遮盖句子最丧心病狂的人,甚至有时候去洗澡都会戴护腕。坐在中间的王俊凯偏头去看千玺,笑得弯弯的桃花眼里却带了点若有似无的认真,说,“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千玺的句子是什么呢。”


而易烊千玺还是那样抿嘴笑,梨涡浅浅的,安安静静,直到话题被王源和主持人带过去。


韩宇突然觉得眼睛酸酸涩涩地疼。那么多年啊,他想,那么多年,他的小队长一个人守着那么大一个秘密,谁都不知道,谁都没告诉,所有的酸涩一个人吞,所有的苦果一个人尝。


韩宇从海选时他被所有选手质疑却坚持自己的想法,从他高烧还通宵录节目却一点都没叫苦说累,从他在台上一言不发红着眼眶看着自己的队员足足五分钟剜心一样地选择了淘汰的人选,就知道他是一个十足隐忍的人。但他还是没想到,他怎么能隐忍到这种地步。


“你大半夜不睡觉干什么呢?”


韩宇手一哆嗦差点把手机摔了,抬头看胡浩亮站在他背后,背光看不清表情,平日温柔得几乎没脾气的样子被黑暗一衬莫名显出几分严肃与威压。他咽了咽口水,磕磕绊绊地说,“我,我睡不着,出来透透气。”


胡浩亮在他旁边坐下,瞥了一眼他的手机笑,“看千玺没看够啊。”


他没应声,亮亮却也没催他说什么。深夜实在不是个好的时间点,万籁俱寂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沉睡,会莫名有种世界上只剩你我的错觉。有种现在疯狂一把,白天也能把一切当成一场梦境的妄想。


“亮哥,”他一定是疯了,他想。“你的句子是什么?”


胡浩亮没说话。


韩宇把自己本就不长的衣袖撩起来,用刻着句子的那只手扯了扯他,说。


“我都告诉你了,”他莫名觉得有点酸涩,也可能是夜里太凉,他吸了吸鼻子,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我们都认识十五年了,我的句子第一个告诉的人就是你,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可是凭什么呢?他自己心里反驳道,你是他什么人啊韩宇?他缺你一个徒弟吗?他凭什么把自己的句子告诉你?


胡浩亮握住他的手腕,把他的手慢慢扯下来,韩宇的心一点点跌到谷底,却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把反握住他的手腕,碰到他护腕的那一刻俩人几乎同时一颤,胡浩亮下意识想甩开他,韩宇死死抓住不松手。他还是没说话,韩宇几乎自言自语地继续说,“你之前说你找到她了,但是你现在。”他语无伦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他知道胡浩亮听得懂,他听得懂。


“你知道的,我不相信灵魂伴侣。”韩宇都不知道自己的疯狂和一腔执拗是从何处而来,可能是他看了一晚上的小队长云淡风轻的笑容,也可能是他这么多年愁肠百结的绝望。他满脑子就只有死死抓住眼前这个人,抓住他,不放手,“你看,”他说,“既然你也没能和他在一起,我也没有,不如……”


“不如什么?”胡浩亮突然笑了,“不如我们在一起,韩宇?”


“我……”韩宇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


“你他/妈喜欢男人吗韩宇?”胡浩亮连说脏话语气都没什么激烈的起伏,韩宇张口结舌地看着他,却觉得心底那点隐秘的火苗越烧越旺,“你自己数数你交过多少女朋友?”


“可是你也……”韩宇闭嘴的速度快到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断。


“对啊。”胡浩亮坦坦荡荡地笑,“所以你大半夜地发什么疯?”


——不对,不对。


“你的句子是什么?”韩宇突然问。


“你他/妈……”胡浩亮想甩开他攥着他手腕的手,韩宇死死地抓着他,他盯着他,盯到眼眶泛红,说,“你告诉我,你的句子是什么?”


——他们认识十五年,他记住了太多,可也忽略了太多。胡浩亮和他告别时没说出口的话,他自相矛盾的灵魂伴侣,他把自己和韩宇的家庭放在对立面,他的欲言又止,他的沉默,他的笑。


胡浩亮被他气笑了,“我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


“那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收我当徒弟。”


胡浩亮一瞬间的怔然韩宇没有放过。他赌对了。巨大的失重感向他袭来。他头脑发晕,声音近乎哽咽,“是这个,对吗?”


胡浩亮没有反驳。


他半跪在他面前,手放在他膝盖上,看着他的眼睛,说,“哥,你爱我,对吗?”


他的眼泪砸在胡浩亮的护腕上。他原本以为他的小队长就够能忍了,却没有想到他的师父,他的亮亮,把一个名为爱的秘密守了十几年。


“我爱你。”他说,“我一直都爱你。”


胡浩亮平静地看着他,“我是男的,”他说,“比你大,我是你师父,我……”


“我错了,”韩宇毫不犹豫,“而且我最近一次说这种话都是五六年前了,我以前傻X,”他的手不自觉地抠着他的护腕,声音软下来,“给我个机会将功补过行不行?”


“原谅我这一次,行不行?”


从小到大我犯了那么多错,你都原谅我了。再原谅我一次,就这一次,好不好?


求你了。


但胡浩亮一直没有说话。过了许久许久,久到韩宇觉得自己的腿已经麻到没知觉了,胡浩亮终于开了口。


“我考虑一下。”


*


第二天一切照常,平常得韩宇几乎觉得自己昨晚做了一场梦。胡浩亮有采访任务被导演组临时叫走,韩宇练舞练到大脑一片空白,这才觉得那些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勉强压了下去,靠坐在墙边闭上眼睛休息。


“亮亮没戴护腕。”易烊千玺的声音突然从他旁边响起,他猛地睁开眼睛,正对上胡浩亮笑意盈盈的眼。


“早啊宝宝。”


“……都下午了。”他半真半假地埋怨,几乎控制不住脸上的笑容,握住了胡浩亮伸过来的手。


END


稍微补一点没写进去的设定:


第一句话的概念还蛮广泛的,不然大部分人的句子都会是“你好”,至于千玺那个,那是因为他就说了那么一句话……


所以杨文昊的句子是“这位大哥坐在那还挺帅的就特别吸引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长相也特别有swag坐在那也不说话我特别喜欢这种感觉”,贼长还贼张扬,基本占满了大半个小臂,所以后来杨文昊搞了个花臂把它遮住了(


综上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话唠出真爱(bushi

评论

热度(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