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羊黄黑一生推

少时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曾经下雨是夏日清凉
是笼寒纱的屋檐
是冷色里鲜红的伞
雨顺着伞骨滴落
溅起一地温柔的涟漪

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在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评论